您好!欢迎访问陕西北治环保设备限公司官方网站!

18709298216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信息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名称:陕西北冶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联系人:18709298216

联系人:17391600221

邮箱:18709298216@qq.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未央路与凤城七路十字西南角未央国际21层

商铺电话:17391600221

商铺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国际港务区华南城

科普 | 挥发性有机物的治理政策

2021/09/06

详细内容点击此处跳转

编者按


臭氧专委会公众号近期将推送一组北京大学团队撰写的臭氧科普短文。由四个版块构成:

一、臭氧的危害与自我防护;

二、地面臭氧的前世与今生;

三、臭氧污染的成因与现状;

四、臭氧与PM2.5协同控制。

四个版块在时间上从远及近,空间上从城市到区域,认识上从成因到污染防控与个人防护,层层递进,从一个常识科普逐步深入到科学探究的过程。推送内容主要包括什么是臭氧污染?公众的哪些人为活动会造成臭氧污染?臭氧污染如何影响空气质量、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面对臭氧污染,公众该如何自我防护?臭氧和颗粒物协同控制的思路等。



版块四:臭氧与PM2.5协同控制


15. 挥发性有机物的治理政策





供稿:谭瑞

审核:胡敏 朱雯斐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

编辑:臭氧专委会秘书处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




臭氧与PM2.5污染防控的关键是其前体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和NOx的削减。不同地区的VOCs来源有一定的差异(如图1所示),但总体来说,工业源、交通源、燃烧过程等是最为重要排放源;从我国主要地区不同源对臭氧贡献来看(图2),工业源、燃烧过程中燃料挥发、溶剂使用和交通源(机动车尾气)产生的VOCs对臭氧的贡献较大,占到臭氧生成潜势的80%以上。因此,对VOCs削减的重点也集中在这几类源。近年来,我国政府颁布了一系列针对VOCs控制和防治的政策。

2014年,环保部发布了《石化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整治方案》,对VOCs重要来源之一的石油化工行业进行管理与限制。这个方案要求严格控制工艺废气排放、生产设备密封点泄漏、储罐和装卸过程挥发损失、废水废液废渣系统逸散等环节及非正常工况排污。要求到2017年,全国石化行业基本完成VOCs综合整治工作,建成VOCs监测监控体系,VOCs排放总量较2014年削减30%以上。

2017年,环保部发布《“十三五”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此方案强调了PM2.5与臭氧的复合污染,要求以改善环境空气质量为核心,以重点地区为主要着力点,以重点行业和重点污染物为主要控制对象,推进VOCs与NOx协同减排。宏观措施有五项:①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②加快实施工业源VOCs污染防治。③深入推进交通源VOCs污染防治。④有序开展生活源农业源VOCs污染防治。⑤建立健全VOCs管理体系。方案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立健全以改善环境空气质量为核心的VOCs污染防治管理体系,实施重点地区、重点行业VOCs 污染减排,排放总量下降10%以上。通过与NOx等污染物的协同控制,实现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2019年,生态环境部发布《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方案指出,相对于其他污染物,VOCs的防治还是较为薄弱,需要加强管理。指出了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源头控制力度不足;无组织排放问题突出;治污设施简易低效;运行管理不规范;监测监控不到位。方案要求通过大力推进源头替代、全面加强无组织排放控制、推进建设适宜高效的治污设施、深入实施精细化管控等措施,重点整治石化行业、化工行业、工业涂装、包装印刷行业、油品储运销、工业园区和产业集群等六大重点行业的VOCs,并对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和汾渭平原三大重点区域提出了更为严格的治理要求。该方案力求到2020年建立健全VOCs污染防治管理体系,重点区域、重点行业VOCs治理取得明显成效,完成“十三五”规划确定的VOCs排放量下降10%的目标任务,同时协同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推动环境空气质量持续改善。

2020年6月,生态环境部再次发布《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方案》,此方案为确保完成“十三五”环境空气质量改善目标任务,有效降低O3污染,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要求在全国开展夏季(6-9月)VOCs治理攻坚行动。主要措施包括:①大力推进源头替代,有效减少VOCs产生;②全面落实标准要求,强化无组织排放控制;③聚焦治污设施“三率”,提升综合治理效率;④深化园区和集群整治,促进产业绿色发展;⑤强化油品储运销监管,实现减污降耗增效;⑥坚持帮扶执法结合,有效提高监管效能;⑦完善监测监控体系,提高精准治理水平等。除《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中指出的重点区域外,还强调了苏皖鲁豫交界地区的臭氧防治。该方案希望通过攻坚行动,使得我国VOCs治理能力显著提升,VOCs排放量明显下降,夏季O3污染得到一定程度遏制,重点区域、苏皖鲁豫交界地区及其他O3污染防治任务重的地区城市6-9月优良天数平均同比增加11天左右,推动“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各省(区、市)优良天数比率约束性指标全面完成。

2020年10月,中国环境科学学会臭氧污染控制专业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大气臭氧污染防治蓝皮书》,从臭氧的基本认知、危害,到我国的臭氧污染发展历程,介绍了臭氧的成因与来源,并从发达国家的臭氧治理经验出发,对于我国的臭氧治理给出了科学的建议:①确立以PM2.5和臭氧为核心的多污染物协同控制战略。②制定国家和区域臭氧污染防控目标与总体路线图。③构建国家级空气质量管控科学决策支撑体系。

对上述政策VOCs削减效果的评估表明,从2013年到2017年,我国非甲烷挥发性有机物的排放增长了11%,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13]。未来对挥发性有机物的减排仍然具有挑战,其中关键在于工业和溶剂使用两个源的控制[14]

今年8月,生态环境部再次发布“关于加快解决当前挥发性有机物治理突出问题的通知”,要求各部门于今年9月底前开展和完成重点任务和问题整改“回头看”的行动,对上述政策提出的VOCs削减政策实施情况进行反思与总结,要求整治和排查当前的突出问题,尤其是工业和交通部门。

综上,挥发性有机物的治理之路仍然艰巨漫长,这不仅需要国家政策的支持,也需要企业和公众的积极参与。

参考文献

[1] 关于印发《石化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整治方案》的通知 (环发〔2014〕177号)

[2] 关于印发《“十三五”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通知 (环大气〔2017〕121号)

[3] 关于印发《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综合治理方案》的通知 (环大气〔2019〕53号)

[4] 关于印发《2020年挥发性有机物治理攻坚方案》的通知 (环大气〔2020〕33号)

[5] 关于加快解决当前挥发性有机物治理突出问题的通知 (环大气〔2021〕65号)

[6]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臭氧污染控制专业委员会. 中国大气臭氧污染防治蓝皮书 2020.

[7] Zhang, X., et al., Characteristics, reactivity and source apportionment of ambient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VOCs) in a typical tourist city[J].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2019, vol. 215.

[8] Hui, L., et al., Characteristics, source apportionment and contribution of VOCs to ozone formation in Wuhan, Central China[J].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2018, 192: 55-71.

[9] Shao, P., et al., Source apportionment of VOCs and the contribution to photochemical ozone formation during summer in the typical industrial area in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China[J]. Atmospheric Research, 2016, 176-177: 64-74.

[10] An, J., Zhu, B., et al., Characteristics and source apportionment of VOCs measured in an industrial area of Nanjing, Yangtze River Delta, China[J].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2014, 97: 206-214.

[11] Cai, C., Geng, F., et al., Characteristics and source apportionment of VOCs measured in Shanghai, China[J].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2010, 44: 5005-5014.

[12] Zhang, L.,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atmospheric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in urban area of Beijing: Variations, photochemical reactivity and source apportionment[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20, 95: 190-200.

[13] Zheng, B., et al., Trends in China's anthropogenic emissions since 2010 as the consequence of clean air actions[J]. Atmospheric Chemistry and Physics, 2018, 18(19): 14095-14111.

[14] Tong, D., et al., Dynamic projection of anthropogenic emissions in China: methodology and 2015-2050 emission pathways under a range of socio-economic, climate policy, and pollution control scenarios[J]. Atmospheric Chemistry and Physics, 2020. 20(9): 5729-5757.

[15] Wu, W., et al., Ozone and secondary organic aerosol formation potential from anthropogenic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emissions in China[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17. 53: 224-237.


素材来源:臭氧专委会

结束

END


20201214133534_338.png

陕西北冶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1609401530988119.png